发布时间: 2022-07-31 07:40:45 来源:火狐体育娱乐网址 作者:火狐体育首页进入

  2022年3月12日,周厚健在集团每月例行的经营工作讲评会召开之前,宣布辞去海信集团董事长职务,正式退休。董事会已选举原副董事长林澜接任董事长。这是继海尔创始人张瑞敏在2021年11月退居二线后,又一位大企高管的退位。

  今年,周厚健65岁,他按原定计划准时退休,不恋战,将执柄从容交给了仅比他小一岁的林澜。而同为青岛家电企业的掌舵人,四个月前卸任海尔集团董事会主席的张瑞敏,正式退休年龄为72岁。位于珠海的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今年67岁,仍然在任。一位中国家电行业的元老退休。

  对于海信来说,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周厚健在海信任职40年,执掌30年,把海信从一家地方小厂变成全球最大的家电企业之一,是海信的重要元老和开创者。

  公开资料显示,周厚健1957年8月13日出生于烟台牟平,1982年7月毕业于山东大学电子系。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毕业生,周厚健被分配到青岛电视机厂,此后便一直在“电视”领域摸爬滚打。

  周厚健在车间干过技术员,在工艺科干过研发、副科长、科长,1987年晋升为青岛电视机厂厂长助理,1992年升任青岛电视机厂厂长,拥有了在电视机领域施展拳脚的机会。

  1994年8月,37岁的周厚健升任青岛海信电器公司总经理。同年8月29日,青岛电视机厂变成了青岛海信集团,周厚健“以资本人的眼光看待资本与市场”的观念,正成为企业界时髦的线月,海信先后购并贵阳华日电视机厂、辽宁金凤电视机厂,分别成立贵阳海信电子有限公司和辽宁海信电子有限公司。

  “产品质量就是人品。”周厚健在海信内部曾多次说过,产品质量是企业生存发展的根基。因为质量过硬,海信的产品不仅在国内市场销量颇佳,在国外市场也深受消费者的青睐,成为声名远扬的青岛制造业“五朵金花”之一。

  2000年3月,随着海信集团实行决策层与经营层分离的措施,周厚健成为海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真正开始掌舵这家“黑电”领域的头部企业。当时,周厚健43岁,正是年富力强的阶段,他不再将生产电视机作为海信唯一发展方向,开始在多个领域全面出击。

  2000年,海信进入芯片研发领域,从零开始,忍受了4年多只有投入、没有成果的寂寞。2005年6月,海信成功研发出中国第一颗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并产业化的数字视频处理芯片——信芯,结束了我国年产7000万台彩电却无“中国芯”的历史。

  2002年,海信与日本日立公司合资成立海信日立空调系统有限公司,开始涉足大型商用空调市场。

  2015年,周厚健又在业内创新性地提出打造从家庭到社区到城市的全场景智慧新生活,让海信在“新基建”与“物联网”的大潮中抢占了先机。

  2021年海信完成混改后,周厚健出任海信集团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山东省委、省政府召开的2022年工作动员大会上,周厚健获评山东省行业领军企业家,被记一等功奖励。

  周厚健认为,管理要素中,不管任何组织,人是第一位。再往下讲,选人和激励人是最重要的。

  据悉,山东国企“混改”开展最早的企业是海信集团。2001年,青岛市体改委下发了《关于青岛海信电子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获准设立的通知》,其中明确表示:“同意以海信集团为主发起人联合公司经营层人员周厚健、于淑珉、刘国栋等7人,以发起方式设立青岛海信电子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事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周厚健表示,股权激励是中长期激励的最好方式。最好之处在于,企业干的好,他本人收益也好;企业干的差,他本人损失也大。

  对这一激励方式,他也曾进行过详细讲述:在海信,股权包括所有权、支配权和受益权三个组成部分,其他公司这三部分是一体的,但在海信却是分离的。即所有权和受益权给员工,而员工没有支配权。也就是说,拿到海信股权的员工,在股东大会上有表决权,也能接受股权收益,但是不能抵押转让,调离、免职、退休时不能带走。

  在海信,“人在股在、股随岗变、离岗退股、循环激励”的16字股权激励原则,适用于所有海信员工,其中也包括周厚健自己。“海信的员工持股与很多公司不一样,股权打破了终身制,岗变股变、人退股退、循环激励。我自己退休了也带不走股份。这也是当年大胆改革的结果。” 周厚健这样说。

  如今,选择退休的周厚健,遵守了自己的承诺,带头放弃可以终身持有的股份,做到“人在股在,人退股退。”

  海信这一独有的股权激励方式,也获得了国务院国资委的认可。此前,国务院国资委曾让周厚健给国资委一百多个央企去做个报告。“这表明他们认可你这个激励方式。国资委也考虑借鉴和推广这种股权激励方式,我们毫无保留的把这一套办法的关键之处都讲了。”

  在股权激励上,海信的股权激励在30%-50%之间,“太小没意义,对员工激励的范围不够,太大也不行,太分散,决策可能就比较麻烦。”

  面对国资委的认可,周厚健认为,在于股权设计比例既让国资委满意又让员工得实惠。他说:“一般来讲,海信控股到下面孙公司,员工持股比例占总股本的30%-50%。持股比例太小对员工激励的范围不够,太大也不行,太分散,决策可能就比较麻烦。至于国资委满不满意,关键是股东投资要增值。”

  周厚健相继在子公司层面大胆进行产权制度的改革,建立起了有社会法人投资的体制或建立股份公司,对员工实施股权激励。在2020年,海信进一步深化所有制改革,推进了集团层面混改。

  海信正在由 “家电公司”向“高科技公司”的华丽转身,周厚健也悄然间完成了“转身”。

  信印,是一枚巨大的指印,是海信诚信文化的载体和凭证。这场在巨大“信印”之下的交接,意味深长。

  从1982年加入海信到2022年正式退休,周厚健服务海信40年,执掌海信30年。海信官微称,周厚健为海信家底攒下了“五件宝”:第一,作为实际创始人,创立了海信集团,把一家地方小厂变成全球最大的家电企业之一,集团即将跨入世界500强。

  第二,作为技术偏执狂,为海信奠定了工程师基因,让创新与研发成为海信的澎湃血脉。

  第三,作为长期主义者,勇于颠覆传统产业,为海信留下了超前的产业布局;今天,海信已经成为中国家电企业产业转型升级的代表。

  第四,作为海信文化奠基者,为海信留下了诚实正直的企业文化以及风清气正的组织氛围。这是周厚健留给企业的最大精神财富。

  第五,作为既得利益的勇于牺牲者,带头放弃可以终身持有的股份,为海信创造了“人在股在、人退股退”的股权激励机制,让企业发展获得长久不竭的内生驱动力。

  周厚健的接任者林澜,出生于1958年,2006年加入海信,是海信国际化战略的积极践行者和坚定执行者,也是海信海外开拓布局成绩卓著的功臣。

  海信正在快速成长为“世界级企业”,需要一位具有国际视野的带头人,林澜恰是这样的领航者。

  2022年3月11日,LED光电产品供应商乾照光电(300102.SZ)公布定增结果,海信集团旗下海信视像成为其最大的发行对象,认购金额达4.96亿元。定增完成后,海信视像将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海信视像是国产电视龙头,国内市场连续十几年销售额排名第一,在北美等海外市场也取得亮眼成绩。

  一方面,海信入股LED龙头乾照光电,也有利于打通产业链上下游,实现内部整合,提升双方企业竞争力。另一方面,此举是“海信系”应对外部压力,走向多元化的又一落子。

  身处刚需市场的家居家电行业曾被认为是朝阳行业,市场规模早已突破万亿大关。不过,国内家电行业早已处于完全市场竞争,内卷严重,在人口红利见底的大环境下迈入了存量竞争时代,需求端的增量不再。

  而近一两年来,随着国内房地产行业变化以及原材料涨价,家电企业营收也大受击。2月28日,董明珠在格力电器(000651.SZ)202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强调了原材料涨价对公司造成的压力。在此之前,老板电器(002508.SZ)最新年报显示,对部分房地产客户计提坏账7.1亿元。

  两头压力之下,家电行业开始寻找外部增长空间。海信集团也不例外:一是多元化,拓展非家电行业增长空间;二是完成“混改”,释放公司活力;三是持续投入国际市场;四是发力to B业务。

  海信创立以来,从未停止过多元化的脚步。从2000年开始,海信先后收购了科龙空调、先科空调、雪花电器、日本东芝等海内外知名品牌。除家电赛道以外,海信相继布局了智慧家居系统、移动通信、芯片、智能交通、地产、新能源汽车、医疗等领域。

  海信集团的国际化也早有布局。2006年,时任董事长周厚健提出了“海信未来发展,大头在海外”的国际化战略,并成立了国际营销公司。这家公司就是由林澜负责的。

  过去3年,海信集团还在海外连续并购了日本东芝电视、欧洲厨电巨头gorenje、全球汽车空调巨头日本三电控股,成为世界产业并购市场最活跃的中国企业之一。

  去年末举行的海信国际化战略专题会上,周厚健就明确表示,海信国际化的下一个重要突破口在B2B产业出海——2021年12月份,海信智能交通项目首单落子埃塞,将中国的智能交通解决方案和标准输向海外;海信的超声、医疗产品在海外深度布局;海信商用显示海外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23%。

  业绩层面上,海信长期坚持国际化战略布局也带来了积极的反馈。近日,海信对外公布了2021年营收数据,去年营收达到1755亿元,其中,海信海外收入731亿元,同比增长33%,且占比达到42%。

  然而,海信为国际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从2016到2022年,海信家电先后赞助了2016年欧洲杯、2018年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今年11月份将于卡塔尔举办的世界杯,海信也将是官方赞助商。世界顶级体育赛事的赞助费不会低,单是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海信电器投入资金就在1亿美元左右。

  高额的广告费用让海信家电的销售费用大幅增长。海信家电2020年年报显示,海信的销售费用高达68.91亿元,同比增长21.54%。

  而海信家电2020年的境内收入(内销)的毛利率达34.3%,但境外收入(外销)的毛利率仅为9.27%,不足内销的三分之一。

  另外,海信家电2020年484亿元的总营收中,有156.64亿元是销售给公司的关联公司,占比达到32.4%。事实上,海信家电近几年都存在巨额关联交易,占总营收比例保持在30%左右。

  也就是说,重金投入的海外市场,在国内家电行业销售规模见顶的情况下,为海信维持了营收增长,但也让本就微弱的盈利能力承压。

  中国家电企业在海外的品牌知名度有着天然劣势,品牌建设本就不易,不仅要花大钱打广告,还要保质保量,才有机会在海外市场站稳脚跟。但事实情况是,海信在海外市场不单单要与本土品牌竞争,还得和美的、海尔等国内家电巨头比较一下手腕——2020年,海尔智家销售费用高达336.42亿元。合使用销售费用,稳步提高外销毛利率,或是摆在林澜面前的问题之一。

  林澜曾任西门子咨询公司、科龙副总裁,被任免为海信副总裁后,一直主管国际业务,可以说,他是海信集团坚守长期国际化战略的不二人选。海信集团的“林澜时代”走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

  周厚健所处的中国家电领域,常出明星企业家,海尔张瑞敏、美的何享健、格力董明珠等都在中国家电行业乃至中国企业家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他们往往走着最难的路,把一个不起眼的小厂,带到行业顶端,把国产品牌带向全球,如今仍活跃在台前的寥寥无几。

上一篇:海信商城信封节 领神券买海信双屏手机A6优惠300 下一篇:海信空调1月修6次 售后无计可施不敢上门(组图)